耄耄虫骸

毛虫/毛毛/虫骸
胜出可拆不逆 爆右天雷
最近沉迷切上 上鸣痴汉注意
很多负能但是会被我删掉所以你看不见
喜剧演员和毒瘤之间反复切换
ooc狂魔
我想想还有啥让你别fo我的理由
啊画的难看
所以别看了快走

lof卸几天   大家七月见()祝我不挂科()

前方OOC高能

懒得囤了的生贺   可能生日补个车什么的

☆切上注意

☆关于腹肌的说法是我的捏造,但是我敢打赌,电电肯定没有腹肌

☆切岛太难画了,我的画风无法驾驭(其实就是你垃圾而已)所以画的ooc请各位切厨见谅

非常喜欢这两个人,看他们的互动总是非常开心,简直就是两个暖心的天使~

希望隔壁幼驯染好好学学

希望平哥多给电电一点戏份呜呜呜呜  真的好喜欢电电

以及我的分镜大概就是一团狗屎   气死我了

http://minghe017.lofter.com/post/1e09a4a9_100a54b6

原梗↑

截图来自雄英高中附近某高中女子的推特(误)

是鸣何爸爸的《检讨书》里的内容   

一个短漫

那什么我只想说一句话
绿谷的头发
真想摸摸

(光速逃跑)

草稿画到一半突然想起平哥没给配色

画毛线啊(其实是懒)

マトリョシカ!!

p2特意帮你们转过来了我是不是很贴心(没有)
超喜欢平哥画的牙根,这大概是我这辈子最奇怪的萌点了

不知道lofter会不会比wb少缩一点图。。。。。。

笑一笑就好   我爱我英的大家

后2空白表格

愿者上钩

·AU

·靠哦     鸣何爸爸超可爱  鸣何爸爸最可爱

.是一个两个人一起写的,你写一段我写一段拼成的文  互相踢皮球   文风会突变请注意()
反正我那一段土话夹在爸爸中间我简直想打死自己()

.cp切上  会带胜出吧大概()

“啊,看到我这靴子的光泽了吗,这可是打倒传说中的沼泽巨鳄,然后用它的皮做出来的!”

这乡村小酒馆的灯与阴天的月亮一样浊黄,但上鸣毫不在意,微勾起脚尖晃悠,将那双让人瞧不出名堂的靴子曝露在众人的眼中。大家齐齐望过去,借着烛火与朦胧的眼睛打量,发觉那皮子果然质地特别,不像常有的纹路,便不约而同地发出赞叹。

“那真是太了不起了。”他们说。

若是你常到酒馆去,就会知道,在这种醉意簇拥的店面里,到处都是满口胡话,瞎扯吹牛的骗子,那些了不起得可以记载到书上的功勋,你最好一个都别信。即使有人做到过,那也绝不可能是你面前某个满口黄牙,话也说不拎清的醉鬼干的。

但凡事都有例外,上鸣就是这样一个例外。

对这儿的人来说,他是生面孔,相当年轻,穿得又很不同寻常,像是刚从莎士比亚的戏剧中走下台来的演员。更何况他长得如此讨人喜欢,浑身上下洋溢着从大城市来的气息,一股活泼又随性的劲头。当这样的人随口说起自己的冒险经历时,人们很容易去相信——因为他本人就可以被绘入故事书里,成为一页精美的插图。

上鸣咧开嘴一笑,说,“还有更了不起的呢!你们若是想听,我也很愿意告诉你们,只是我现在实在有些口渴……”

话音未落,已有人开口,“为这位年轻人来杯好酒,钱记在我账上。”

(第二棒)

“Bingo~”内心雀跃的上鸣虽然尽力保持从容,可是得逞的声音还是从嘴角漏了出来。

是的,即使外表光鲜亮丽,他跟那些满嘴胡话的酒鬼其实差不了多少,甚至更恶劣——他是一个游荡四方的骗子。

当然他身上的东西不是劣等品。上鸣知道什么样的东西可以吸引大家的注意,这大概是他唯一会好好动脑筋的地方——为了一点酒钱,或者亲切的留宿——女孩子们仰慕的眼光也是非常重要的——上鸣回身看向那个帮他付酒钱的好人,并且露出了他招牌式的爽朗微笑。

啊,男人啊,真少见呢。

 

 

夜色渐深,除了酒馆的灯光和喧闹声依旧,小镇已经陷入了沉睡。

“啊……我不行了~先出去透透气……”喝到一塌糊涂的上鸣有点受不了沉闷的空气,于是一人荡到门口。

外面已经变凉的空气对他来说刚刚好,因为酒精的缘故上鸣的脑袋正昏昏沉沉,被凉风一吹略微醒了一点,不过还是能预见到明天头疼是不能免了。

上鸣的生活就是如此,对他来说这也应该是最好的。不过在乱七八糟的无拘无束沉淀下来的某些时候,还是会让人感到空虚的吧。看着这一身“身经百战”的装备,上鸣在门口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下了。

“呼……明天往哪边走呢。”

 

 

“勇士小哥,你的酒量比想象中要差啊!”

是刚刚那个帮忙付酒钱的大叔。并不等上鸣说话,他就坐在了旁边。

“哈哈哈哈……”

“那什么啊,小哥,你这靴子真的是真的吗?”

“真的啦!不信你看……”

上鸣晃晃悠悠的抬起腿,想要重复之前在酒馆里的动作。没想到大叔居然抓住了他的腿。

 

 

“果然是你啊!那个该死的勇士!”

诶??????

“你知道吗?我可是追了你很久哦。终于被我抓住了!可别说你忘记了!我们的据点当时可是被你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炸药给炸的什么都不剩了啊!”

啥??????

上鸣在蒙逼了几秒以后还是反应过来了,偶尔也是有这种把他认错的人,这些问题大部分来源于他在交易市场淘到的这些宝贝。

而这靴子的上一个主人,大概是一个闹事狂人……

 

 

一把明晃晃的刀子架在上鸣脖子上,上鸣所剩无几的酒劲立马消失的无影无踪。

“啊……大叔~你认错人了……”眼看自己小命都要搭上,上鸣只好坦白,他一只手努力护住自己的脖子,另外一只手尽量不动声色地去摸他的武器……

天……这个时候怎么不从酒馆里出来一个人啊……

 

 

“听说这里有一个非常厉害的勇士!是真的吗!”

一个爽快的声音突然响起,着实吓了上鸣一跳。

不是酒馆,而是门口,就这么凭空冲出来了一个男子。

什么……又是谁……

好不容易让自己保持平衡的上鸣抬头,月光之下,他的眼前,结实的身材和看起来就很有力的手臂仿佛在宣誓着自己的实力,扎眼的红色底下是一双炯炯有神的双眼,完全的硬派男子。

“我叫切岛锐儿郎!你就是那个勇士吗!我说……我们做朋友吧!”

“哈……?”面对这么一个突然冒出来的未知人士,上鸣和大叔都愣住了,大叔也啧了一声把刀往阴影里收了收。

虽然不知道这人是谁,不过有人打破这局面真是谢天谢地。上鸣想着这破事结束后如果他还活着,一定要请那位切岛锐儿郎喝一杯表示感谢。但那位切岛锐儿郎走近后不是对着上鸣,而是对着旁边僵着脸正在思考对策的刺客大叔伸出了手,

“我看您这么健壮!您一定是我在找的勇士!”

 

……

 

呃……好吧……我能溜了吗……

“不是我啊,是他。”刺客大叔指了指旁边。

“不是不是不是我~”上鸣连忙摆手。

“嗯?到底是谁?”

场面异常尴尬。

三人静得像三座冰雕,光转溜眼珠子,谁也不先迈腿。切岛看看这先前尚箭弩拔张的两人,愣是没从上鸣僵硬的笑和那大叔手里的刀子中看出什么端倪来。

“既然是勇士,何必谦虚,大大方方承认就好了嘛!”

这家伙笑得自在,上鸣的心脏却仿佛咽了春雷,从被刺客拦住那刻起骤然擂响,此刻更是在胸腔里上蹿下跳。好在他行骗,不,好在他闯荡多年,面对何等情况,脸上都能露出坦然神色来。

“怎么会是我,你看我手不能提肩不能抗,哪有这位兄弟健壮!再说那什么沼泽巨鳄,那可是极北深渊里的怪物,要我去,只怕还没到那地方,就得折腾掉半条命。你看这位兄弟就不同了,他这幅身材,一看就是能独自上北,把巨鳄打得求爷爷告奶奶的主。”

说完脚后跟一颠,人在风里晃了晃,确实是十足的飘摇了。

刺客也很少见人说瞎话说得这么顺畅,刚刚还在吹嘘自个的丰功伟绩,现在情势一变,立即把勇士的大帽子往他身上扣。刺客整日风里来雨里去,舌头用来舔刀子的次数比用来讲话的次数还多许多,现在急了眼更是脑子打结。何况这红毛小子一看就是个缠人的麻烦,若是被他缠住,再要找到仇人可就难上加难了。他心里有气,行动就盖过了脑子的转速,举刀就朝那聒噪的脑袋劈去。

上鸣除了嘴皮子利索,反应也挺快,一个下蹲躲过了进攻,同时抬手就去够自己防身的武器。那大叔凶神恶煞,一次不成还想再来,上鸣时刻防备,没想到下一个进攻却被切岛给拦住了。

刺客和上鸣俱是愣住,倒是切岛坦荡,一手捏着刀尖,也没有别的动作,只说:“伤人可不行。”

那刀落在他手里好像嵌进了磐石,刺客捏着刀柄进不得更退不得,而仇人就蹲在一臂之内的地方,这中年大叔手足无措,面上涔涔淌下汗来,显得竟有几分可怜了。

上鸣一看对面那惨样,就知道要坏事。虽然他与切岛相处也就没几分钟的时间,可已经看出这人直性子好心肠,指不定下一秒便要对他们好言相劝,最好是让他们两人冰释前嫌。但他们两人要说有什么前嫌,也是太扯了。上鸣不过是倒霉买了双不该买的靴子,顶多算个背锅勇士,对这位大叔是半点仇怨也没有。那大叔倒是有仇深似海,可脑筋不灵光,怎么讲也讲不通。

虽说不太讲义气,或者说太不讲义气了些,但上鸣决定,他要先跑路了。

“我家中弟弟正等着我送药,实在不能再耽搁了,切岛兄,还请你多担待,若是有缘再相逢,我一定请你喝酒。”上鸣先扯出个子虚乌有的弟弟,再像模像样脱帽鞠了一躬,见那边对峙的两人都没反应过来,他满意地一点头,踩着他的巨鳄皮靴,转身跑了。

夜已渐深,经这事一搅和,又跑了半里路,上鸣的酒是彻底醒了,只是头还隐隐作痛,想到今晚的去处还未有着落,不仅有些郁闷。现在要让他再依样画葫芦地到别家酒馆吹嘘一通,骗个一晚安眠,他是没心思了。或者去哪个公园的长椅上对付一晚?只是大部分公园到夜晚都是流浪汉的地盘,各有各的势力划分,找个无主的长椅也不算件容易事。

上鸣想了一会儿,索性就地坐下了,仰脸看着漫天星星。他想,虽然这些星星有如此多,多得似乎要互相挤着叠起来了,可它们也都是有各自去处的,每到夜里,它们就会安坐在天上。星星是不晓得没有家的感觉的。

他正有些低缓的失落,就听到有人朝此处走近,声音也熟悉,笑意扬扬地问:

“想不到这么有缘,我回家都能遇见你。咱们先前是不是约好了,你该请我喝上一杯。”

上鸣转眼,看到了切岛那幅笑脸,不知怎么的,心情开朗了起来。

“好啊。”

他听到自己说。

 

                                                                                             -TBC-

儿童节快乐~
虽然图跟儿童节没什么关系()
还是喜欢草稿流()
上鸣好像不是这种洗好澡不吹头发就乱跑的小屁孩,仔细想了想他应该是那种比较在意形象好好吹头发的人
()
我不管我不管